钰下禧

小透明,佛系写文,墙头众多,cp乱炖。

【关周】你好,老师(下)

大关周
背景架空
私设OOC
关宏峰:津港市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系教授,长丰支队技术顾问。
周巡:津港市公安大学学生。

ps:最近太忙了真的超级抱歉啊(虽然也没有多少小可爱会看我的文😶)然后最近翻到了一些过去的情感上回忆,心里有点郁结,所以努力写得甜一点让自己开心一下哈哈哈,ooc都是我的错
—————————————————————
刚开学就连着两天被关教授叫去办公室喝茶,真牛逼啊,周巡站在关宏峰办公桌边上揪着衣角,暗自低头腹诽。“周巡同学,”关宏峰突然清泠泠地开了口,“据我所知你的入校成绩是刑侦系的第一名。成绩好体育健将,还挺全能的。”他用笔点了点桌上的成绩单,周巡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挠着头陪笑。“那你这几天在课上的表现,是故意的?”关宏峰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饶是周巡这种脸皮厚的,也臊了个满脸通红,心虚起来。他摸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晶亮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在学习论坛翻了一晚上关教授您的信息才没休息好的,这听上去就像一个变态。“我…”周巡平时鬼精鬼精的脑子现在像死机了一样,只能木然的操控着嘴发出单一的音节。突然他脑中灵光迸发了一下,他来不及思索便直接脱口而出。多年后周巡回想起来,暗自笃定就是因为这句话,自己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就栽在了他关宏峰手里。

他说,关教授,不不不关老师,实不相瞒,我对这节课并不是很擅长,所以我那个晚上就挑灯夜读,用功过度了。正如下怀,关宏峰蹙着眉听完他的瞎扯,微微笑了一下,“不用那么辛苦,以后不懂就来问我好了。”他转动了一下椅子,“对了,我这门课少个课代表,就你吧,刚好方便你进步。”周巡愣是没料到会是这么个结局,“关教授,那个我可以选择不当吗…”“可以,但由于你在课上不那么优秀的表现,我可能会酌情扣一下你的平时分…”“好的关老师,谢谢关老师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努力学习做好课代表的。”周巡飞快地斟酌了两者轻重,没骨气的向恶势力屈服了。

周巡愁眉苦脸地回到宿舍,刚坐下就连叹了好几口气,顺便一口喝光赵馨诚桌上的饮料,心事重重的样子,完全没有荣升学习干部的喜悦。赵馨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不敢打扰周巡免得被他用来撒气,也没敢告诉他那瓶可乐已经开了三天了……

“老赵,”“诶!咋了?”赵馨诚一个激灵,转过头眼巴巴看着周巡,像只金毛犬似的。“有烟嘛,先给我两根。”赵馨诚闻言眉头一皱,磨磨唧唧不情不愿地掏出一盒玉溪,这还是他上次去实习的时候朋友送的,自己都舍不得抽就要让周巡这小子糟蹋了,心疼。转念一想大家兄弟一场,更不要说刚开学他就被关教授这种铁面无私的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了两次,可能平时分都扣了不少,算了算了,用好烟安慰安慰周巡他受伤的心灵吧。自我调节了一番的赵馨诚大方地把烟盒塞进周巡手里,拍拍他的肩膀,大有一种意味尽在不言中的豪情。

第二天上课时,悲催的赵馨诚同学才发现周巡不但没受罚,还升了官,合着昨天是在跟他装孙子呢。友谊,不存在的。

周巡为了平时分,兢兢业业地做着课代表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本来他就是个自来熟的,这一来二去和关教授熟起来,他就开始没大没小,私底下就“老关老关”地叫,仔细算算关宏峰和他年纪差的不多,只是性格沉稳,再加上一成不变的暗色系打扮,看上去颇有几分威严。

同时因为关宏峰有着支队顾问这层关系,周巡这种算半个徒弟的也可以和他一起出出现场,看看案件卷宗。再加上周巡天生就比较机灵的脑子,半年不到,进步尤为显著。他便也心安理得地接受起这个身份,对关宏峰的态度也由一开始的看不惯转变为对他的敬佩。

“关老师,今天下课有空吗?”在学校里周巡还是挺懂规矩的,老老实实地喊老师。“有,怎么了?”关宏峰放下正在批改的论文,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肩膀。“没事,我就想请您吃个饭。”周巡眨巴眨巴眼睛,笑着看着他。“无事献殷勤。”关宏峰往后靠在椅背上,食指关节不紧不慢地敲了几下扶手,“行啊,地址发我信息,我下了课过去。”“得咧,那关老师我先走了啊,晚上见!”说罢他挥了挥手就出了办公室,每次都火急火燎的,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周巡像一团翻腾的,富有生机的云,从关宏峰的心上轻轻的掠过,撩拨着他的心弦。

周巡选了一家家常菜馆,店不大但收拾的干干净净,菜的份量也足。关宏峰一边吃着菜一边观察对面的周巡,他总感觉今天周巡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奇怪。途中他也试着旁敲侧击地套周巡的话,没想到这小子嘴很严,脑子也活,能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岔开。无奈之下关宏峰只能压着这个疑惑吃完了晚饭。

本来出来的就挺晚,等他们吃完时天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关宏峰开车送周巡回宿舍,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听的见车内空调嗡嗡运作的声音。餐馆离学校不远,天晚了路上也空旷,不到十分钟关宏峰就停在了学校宿舍楼下。周巡没有开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宏峰也不作声,静静的看着他,一时间整个车内只有两个人平淡的呼吸声。

周巡熬不住,他转过头看着关宏峰,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闪着细碎的光,“关老师,生日快乐。”关宏峰怔了一下,不由得轻笑出来,工作太忙,他都已经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谢谢你,我自己都忘了。”他抬手顺了一下周巡头发,“好了,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快回去好好休息。”“没有..”周巡没动,吐出极轻的两个字,关宏峰没听清。周巡低下头,片刻后又飞快地抬起来,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样。“老关,那个我,我准备了礼物,不过你得闭上眼睛。”“周巡你多大了,”关宏峰无奈,听话得闭上眼睛,“好了,闭上了。”他伸出右手等着礼物。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关宏峰伸出的右手没有感到任何重量,他想睁开眼睛,却突然感到一股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接着一个柔软的触感蹭过他的脸颊,他的鼻梁好像被周巡卷曲的头发碰了一下,痒痒的。下一秒周巡低沉暗哑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关老师,我喜欢你。”他那只一直空着的右手也被周巡抓住了。关宏峰没睁开眼睛,但他腾出左手,抱住了他的礼物,最重要最有意义的礼物。


------------------------------------------------------------

关于烟的一个小彩蛋:关宏峰不喜欢抽烟,不喜欢苦涩的烟味窜过喉咙再到肺,一直散不出去的那种感觉。况且津港的冬天,风劲大,带着燃起的烟气横冲直撞,要是不巧吹到眼里,就会激起一阵酸胀。不过和他相反的是,周巡烟瘾很重,抽烟的姿势十分老烟枪,而且大有一种没烟就会活不下去的架势。他这个坏毛病让而立之年却已经开始养生的关教授很是看不惯,琢磨着得想个法子治治他。

隔天下午周巡没课,和关宏峰打好招呼去他办公室开小灶。他偷偷摸摸躲在门口抽了根烟,散了会味就从门外晃着手吊儿郎当的走进来,在办公室门口直直撞进关宏峰的眼里。“又抽烟了?”他沉声问着,“靠,还有味呢?我可散了好半天了…”周巡嘴里嘟囔着,扯起衣摆嗅了半天,像猫一样。他闻了半天,愣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同。脚下突然多了一片阴影,周巡抬起头,他看见了关宏峰深邃的眼睛,同时感受到他干燥而柔软的嘴唇。这个浅尝辄止一般的吻很快就结束了,等关宏峰退开到安全距离时周巡还懵着,无意识的抿了抿嘴唇,“艹,老关你吃了什么玩意儿啊奶不兮兮还甜丝丝的。”在关宏峰看来他像一只炸毛的猫,耳尖还红着,却硬要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奶糖。”关宏峰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巡,“不喜欢下次就记着少抽点,伤肺。”

周巡想了想,决定明天多抽两根。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