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下禧

小透明,佛系写文,墙头众多,cp乱炖。

【关周】你好,老师(上)

大关周
背景架空
私设OOC
关宏峰:津港市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系教授,长丰支队技术顾问。
周巡:津港市公安大学学生。
——————————————————————
“赵二狗,你给我报了个什么课啊,说好的格斗呢?”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周巡气急败坏地朝不靠谱的室友赵馨诚发着脾气,一边又压低声音生怕教授发现。赵馨诚自知理亏,陪笑打着哈哈,“哎呦巡啊,这不报满了嘛,我尽力了。而且这节课也很抢手的好吗?教授可是关宏峰,女生都特迷他,而且他还是长丰支队的挂名技术顾问,市局破不了的案有时候都要请教他。”周巡摆摆手打断了正在拼命向他普及知识的赵馨诚,“别给我叨叨这些没用的,你也知道,就我这性子,还是格斗适合我。”说罢,他瞥了一眼讲台上不苟言笑的男人,“看着年纪也不大啊,说话奶不兮兮的,教书能行吗?”“我靠,你没听说过关宏峰吗?你去年一年在干嘛?”赵馨诚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警校传奇人物啊!”周巡认真的盯着他,缓慢的摇了摇头。赵馨诚一下子垮在了课桌上。

“最后一排的那两个同学讨论完了吗?”突然响起的清冷的声音把周巡吓了一个激灵,他猛地一抬头,果不其然,那个年轻的教授冷着个脸,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他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乖乖低下头装孙子。

下课后周巡飞速收拾东西准备开溜,没想到还是被关教授截了胡。不敢跟老师硬碰,何况是自己有错在先,周巡只好耷拉着脑袋一脸幽怨的跟着关宏峰去了办公室。顺便在心里狠狠的骂了撒腿就跑,一点儿不讲兄弟情义的赵馨诚同学。

“说吧,”关宏峰屈起两指敲了敲放在桌上的教案,“刚才在聊什么呢?”周巡尬笑着摇头,没啥没啥。“这位同学,你对我意见很大吗?还是对这门课意见很大?”关宏峰目光一凛,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巡。要是一般同学看到关老师这个表情,都会不由自主的打哆嗦,可周巡不一样,他不是一般人,不仅自来熟还心大。所以他睁大他那双亮晶晶的桃花眼回视着关宏峰,嘴上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怎么可能呢关老师,我可崇拜你了,你可是那什么,对,警校的传奇人物。我刚刚是激动,你这课那叫一个难选,我这好不容易选上的,心情一下很难平复,真是对不起啊,打扰着您上课了哈哈哈。”周巡一边尬笑一边看着关宏峰毫无波澜的脸,心里想着要不要再多拍几句马屁。不料冰着一张脸的关教授睨了他了一眼,摆摆手就放他回去了。

周巡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就急忙哈腰道谢,咻的一声跑出了办公室。他下午没课空得很,所以周巡已经做好了和关教授聊一下午人生理想的准备了,但这突然降临的赦免使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关宏峰看着那个跑得飞快的背影,难得勾起嘴角笑了笑,这个周巡,有点意思。

周巡怀着心事,用了将近平时三倍的时间才磨到宿舍。一进门就看见赵馨诚狗腿的嘴脸,“巡你回来的还挺早啊,渴了没?我给你倒水去。”周巡见状,立马摆出一副大爷的姿态,享受着小诚子难得的殷勤。

边喝茶边刷手机的周巡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学校论坛,在搜索一栏里打上“关宏峰”三个字。学习论坛瞬间弹出来一大堆长的短的,加红色粉色爱心的,来自未来警花对关宏峰教授充满敬(爱)意的文章,花里胡哨的炸得他眼睛疼。

“赵二狗,你说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关宏峰啊,冷冰冰的跟个石头似的,”周巡撇了撇嘴,话锋一转,“因为关大教授错过了我这样的帅哥,我都替她们感到惋惜啊。”他抖着个腿,笑得一脸痞样。赵馨诚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多话,决定放个实锤让周巡认清现实,“我们系的系花也喜欢关教授,没错,就是你暗恋的那个。”看着周巡调色盘一样的脸,赵馨诚憋得胸口闷。

周巡郁闷得睡不着,用一晚上把学习论坛里的表白全刷了一遍,仔细地从各类花痴评论中找出少得可怜的表达对关教授不满的文字,挨个点了个赞。

第二天,周巡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和堪比国宝的黑眼圈坐在床上,坚持不懈地尝试用五块钱贿赂赵馨诚,让他帮忙答个到,关宏峰的课。“大哥你别闹了,这和五块钱没关系。先不说关教授那个电脑一样的脑子,就你昨天那一出,他肯定记着你了,我帮你答到,我不就死定了。”赵馨诚苦口婆心地劝着,提前经历了一把当爹的苦恼。“你就去吧,你实在不想去的话,别拽着我啊!我要上课!我爱学习!撒手撒手。”没办法,周巡只好松了手,随便呼噜了两下头毛,下床洗漱去了。

吃完早饭,周巡踩着点踏进了教室,大剌剌地瘫在最后一排,关宏峰一眼就看到了他大大的黑眼圈,眉头不自主地皱了一下。果不其然,半节课后的周巡已经困得摸不着北了,他把额头磕在课桌上,右手抓着笔在纸上点着,蜷成了一个球。坐在一旁的赵馨诚被关教授时不时扫过来的“关切”眼神吓得好几个哆嗦,拿着笔偷偷戳了戳在和周公进行友好会晤的周巡同学。一不小心劲使大了,周巡在睡梦中毫无防备的就被惊醒了,猛一个抬头,连带着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懵在地上的萝卜巡脑子还在重启,嘴上却条件反射:“赵馨诚我艹你大爷的,你干嘛!”好嘛,气壮山河,成功吸引了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刚刚醒来后知后觉的周巡被看得臊得慌,想就着现在这个姿势顺势钻到地下。

而平白无故被艹了大爷的赵馨诚同学表示,如果周巡自己不钻,他愿意免费把他打进地里。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