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下禧

小透明,佛系写文,墙头众多,cp乱炖。

【关周】庆功宴

大关周
日常向短篇

OOC(笑哭)
——————————————————————
“行了,收队吧!”周巡拍拍手,麻溜地给自己点上根烟,用空着的那只手捋了捋挡在眼前的刘海。“今晚回去庆功宴啊,我请客!!”大手一挥,耳边传来小年轻们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汪,你去订位置啊,别坑师傅。”“得嘞!师傅你放心,我可是您亲徒弟。”小汪嘿嘿傻笑两声,掏出手机开始订饭店。

“诶,老关,晚上你也去呗。”周巡扭过头,用胳膊肘戳了下关宏峰的腰窝,关大教授抬眼,视线落在周巡那双漾着细纹的眼睛,不咸不淡的答了声好。

“汪!你说你个臭小子,订这么贵的饭店,算好了坑我呢是吧!啊?还亲徒弟,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周巡看着海鲜城的大招牌,开始心疼自己那点儿可怜的工资。小汪急了,“不是师傅,这个我查过了,平价又好吃!而且您平时不也挺爱吃的吗,天天念叨着…”小汪缩了缩脖子,有点尴尬的挠挠头。

“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那德行。走吧进去吧。”周巡无奈,撇了撇嘴边招呼着队里的新人们。新年将近,饭店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笑声,吆喝声,劝酒声都汇在一起,形成津港冬日街头的一缕暖气。支队的一干人纷纷落座,周巡这才后知后觉,“诶,老关他人呢?”“关老师有个研讨会,说是要晚点才能到。”周舒桐咽下嘴里的菜,急急忙忙地接了句。

话音刚落,主角就出现在门口,依旧是下午那件黑色的大衣,可脖子上却多了条铅灰色的羊毛围巾,周巡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生日时自己送的。

“老关!来,这边,瞧见没,位置都给你留着呢。”周巡站起来挥了挥手。关宏峰顺着目光走过来,落座时自然的把围巾取下来搭在椅背上,一端有意无意的蹭到了坐在一旁的周巡,带着他的体温。简单几句寒暄后,大家都投入到餐桌上的战斗。餐桌很快变得热闹起来,周巡本身也不是那种喜欢摆架子的领导,聚餐时更是如此,还和小汪拼起了酒。

今天大家都挺开心的,关宏峰想。但周巡好像有点过,尤其是在他干了三瓶啤酒后。他知道周巡胃不好,不能这样喝酒。他一度怀疑周巡有心事瞒着自己,可当他看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开心和喜悦盛在里面。

每当关宏峰开始思考问题的时候,他都会沉默不语,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低沉气压。这个状态持续到了饭局结束,队里开始分配“尸体”的时候。支队里的年轻人喜欢把喝醉的人戏称为“尸体”,对此,周巡表示老了老了,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一顿下来,队里幸存的大多只有女生和一些毛头小子。杀伐果决的高法医把站都站不稳的周巡往关宏峰怀里一塞,直接轰上了车。

车在外面停得久了,里面冻得和冰窖一样。周巡身上就套了件皮衣,迷糊的在座椅上扭来扭去。乘着红绿灯,关宏峰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给周巡缠了个结结实实。动静大了点,把周巡弄醒了。他眯着眼睛,连打了两个哈欠,口齿不清地嘟哝着,“老关,咱这是去哪儿啊…”“我家。”关老师惜字如金。“成,我眯一会儿,到你叫我啊。”周巡把身子侧了侧,打起了瞌睡。

到小区后,周巡如同梦游一般跟着关宏峰进了家门。当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时,他的脑子才慢慢醒过来。“老关,真是麻烦你了,”周巡面露窘色,你快休息吧,我睡沙发就好了。”关宏峰的脸色阴晴不定,周巡有点猜不透。“周巡,”他突然开口,“床够大。”,声音不大,但却把周巡吓了一跳,酒都醒了大半。“那啥,老关,”周巡喝多了有点大舌头,加上刚才关宏峰那句话吓得他口条都捋不顺。“会不会太麻…”“不会。”关宏峰直截了当。都到这份上周巡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张了张嘴,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巡,找天搬进来吧。”

“行啊。”

“老关?”

“嗯。”

“明天陪我去大唐宫吃面。”

“好。”

评论(7)

热度(56)

  1. 菊月甜甜钰下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