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下禧

小透明,佛系写文,墙头众多,cp乱炖。

为什么我的新学校一天天就知道考试考试考试ಠ_ಠ
还不放假
好难过啊
还有好多zz同学…
气死了
放过我吧…

莱勒的家书

亲爱的妈妈:
妈妈,万安。
这是我到这新学校的第一个月,一切都很不错,同学们都很和善,虽然他们看上去比较清高。我的室友也很棒,他们大都富裕而充满礼貌,而且都很关心我,我现在已经交了不少朋友了。Cafe的午饭很丰盛,价格也不贵,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儿了。老师们也都特别亲切,布兰登教授(我的有机化学教授)给了我一个助教职位,所以妈妈您现在不用担心我的学费。
望您一切安好,也代我向珍妮阿姨问好。
您最真挚的莱勒·温特尼敬上

他把信仔细的叠好,放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里。出门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怯怯地回头,“那个,卢西诺,我准备出门寄信,你看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带点什么…呃回来?” “闭嘴吧,穷鬼!没看见我正在打游戏吗?我对你那些下等餐馆的垃圾可没兴趣。”他摘下耳机,冲着莱勒大声嚷嚷起来,“而且今天你不是要去那个什么书店做兼职?等你回来我差不多也饿死了。”他顿了顿,换上一种戏谑的眼神瞅着他,“嘿,我说,化学天才,与其在破书店里买书,你怎么不去陪那些花花公子喝喝酒啊,隔壁整整一条街,来钱可比这个快…”莱勒夺门而出,背后传来卢西诺放肆的笑声。

迟到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地板很冷。我在裤兜里摸着手机,奇怪,时间停在周四晚上十点不动了。

可能手机坏了吧,电话响了,是她打来的,啊,她会说些什么呢?没准是感谢我那天的英雄救美吧,她很久没说话,天啊真尴尬,“对不起,”她好像在哭,别哭,有人欺负你吗?说吧我会保护你的。想起来那天是真的挺危险的,嘿嘿,还好她没事。

“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谁知道他们带了刀,呜…”啊?怎么…“我会替你照顾好阿姨的,还有其实我也喜欢你。”

哦我的天呐我没听错吧!她和我表白了!太激动了!我…

可是真的对不起,我已经死了。

昨天晚上在ao3刷了好久王不死太太的彬诚文,看了好几篇有点BE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完全控制不住。哭了大概半个小时,很奇妙,感觉最近几周萦绕着自己的丧气和低气压也和眼泪一起流走了。突然觉得BE基调的文真的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hhh,现实里性格比较敏感,有心事也喜欢自己藏着慢慢消化,消化不了就会陷入短暂性抑郁…看来听听歌看看电影感动一下自己哭一场也许对我来说是最棒的放松方法了╮(╯▽╰)╭
碎碎念完了,失眠加持下的我要去码字了www

乱七八糟-又名重刷和考试轰炸带来的丧气
其实挺像我心目中的关周的 吧 ಠ_ಠ
悄咪咪打个tag
-
-
-

十五年,十五年了关宏峰,我铆足了劲儿就是想赶上你,我也不奢求什么别的,就希望我周巡能够格的站在你身边,不管是当哥们还是当助手,我都不会有半点怨言。可是这十五年,你连句回应都懒的施舍。

他垂下眼,苦笑了一下,手里的烟也只是放任它燃着。

真的,真的是累了,老关,我没力气再去追着你跑了。

行,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周巡僵住了,说到底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自虐般深抽了一口烟,辛辣的气味几乎要呛出他的眼泪。

周巡,关宏峰有些不自在的停顿了一下,你要是累了,就停下来,换我追你。

紧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而温柔的注视着周巡。

你知道的,我才是不能离开你的那一个。

【关周】深陷漩涡

大关周AU 心理医生关 X 刑警巡
BE预警
* 周巡死亡或失踪设定,仅提及状态,慎!!!
OOC预警
————————————————————
(壹)
如果黑暗遮住了光明,你还会不会爱上我?

2017年2月13日,情人节前夕,津港市陷入一片寒冷和玫瑰花中。市中心大型综合医院的心理医生关宏峰却在陌生而凝固的黑暗中醒来,伴随着头部和右手臂传来一阵剧痛。神经末梢的互相牵扯带来了一点粘稠的危机感,他捂着右手的伤口,清楚感知到血液顺着手心慢慢往下淌。关宏峰抽了口气,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眼前有些眩晕,隐约看见角落一堆蒙着灰尘的实验器械,旁边有一个锈了的立柜,地上还散着玻璃试管的碎片,看上去像个许久没用过的实验室。

他支撑起身体,走到立柜前,还有点模糊的视线让他行动变得迟缓。柜门的侧面镶着一面镜子,边缘有些破损,镜中的自己穿着件医生专用的白大褂,衣摆上沾着血迹和灰尘。柜子里挂着两件同样款式的医师袍,领口已经微微泛黄了。关宏峰皱着眉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莫名异样的陌生感让他背后泛起阵阵冷意,犹豫了片刻他决定先给自己包扎了一下,用柜子里那把还带着灰的手术剪和自己的衬衫,他对那袋不知道开了多久的纱布绷带没有兴趣。虽然关宏峰已经转行当心理医生多年,基本功还没忘,动作十分娴熟。他靠在锁着的门上,努力回想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头部的重击带走了一部分记忆,他只依稀记得一个倒下的身影。

手机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关宏峰支着受伤的右手,有些别扭的用左手在裤兜里摸那吵个不停的电子产品,一不小心带出一个颇重的金属物件,“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在白炽灯下折出一道银光。关宏峰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蹲下身去捡,是一把意外小巧别致的折叠刀。电话里传来助理周舒桐亮亮的声音:“关老师,您去哪儿了?马上开会了院长在催呢。” “我在A栋三楼的实验室里,门反锁了麻烦你过来帮我来开下。” “???关老师你怎么会突然跑那边去啊?”周舒桐都要跳起来了,三楼的实验室在她没来实习前就已经关闭了,院方特意开辟了一栋新楼用于放置最新的医疗器械,A栋的实验室简直就是名存实亡。“这个到时候再和你解释,先过来一下吧。”关宏峰紧紧盯着那把十分眼熟的折叠刀,不等回应就挂了电话。

镌刻着细密花纹的银质刀具一看便价格不菲,与其说是防身所用,倒不如说是纪念用的工艺品,刀柄上还精心刻了两个花体字母,像是名字。还没等他再仔细观察,门外已经传来钥匙捣鼓锁芯的响声,门后的短发姑娘一脸担忧,“关老师你怎么受伤了?先回办公室我帮您包扎一下吧。” “哦不用,”关宏峰摆手,就势把折叠刀又揣回裤兜里,“先去开会吧,别让院长等急了。” “可,关老师...” “没关系,皮外伤而已。”关宏峰拍拍她的肩膀,周舒桐咬了咬嘴唇没说话,默默跟了上去。

看在他伤口的份上院长的脸色没有太难看,可还是免不了挨上几句批评,关宏峰假模假样得装着,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破碎的记忆。好不容易回到办公室,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周舒桐都不敢去打扰,窗户外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飘着片片雪花。“小周,”关宏峰支着下巴,垂着眼喊了声自己的助理,“周舒桐。” “在在,对不起关老师。”周舒桐猛一个回神把自己吓了一跳。“帮我把时间计划表和到访记录调出来,下班前给我。” “好的,马上。” 他盯着周舒桐充满生气的背影和跃动的发梢,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连自己都没发现。

多亏了他强迫症一般的整理能力,一个小时不到,周舒桐就已经把电子版的文件传来过来,捎带上厚厚一沓病人记录。他一张张翻阅着,在脑内调动着记忆,完全没有问题,这太奇怪了。他对这几年来接手的病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印象,自己的专业知识更不用质疑,但醒来的那一刻,的确有一种记忆剥落的失重感,像是把一段记忆硬生生抽走,锁进大脑最深处最漆黑的地方,不留一丝线索。他慢慢又把注意力转到那把不明所以的折叠刀上,材质优良做工精美,一看便知道价格不菲。刀柄上刻的字母也许就是主人的名字,看得出来,它的拥有者很爱护这把刀,镀银的刀柄上为了防止氧化,还涂了保护层,可惜刚刚不小心被他摔了一下,底端的花纹有一点小小的磨损。“Z...X...”他把刀举到台灯下,仔细辨认了一番,两个交错的字母安静地躺在那里。这是什么意思呢?

“关老师,已经下班了,您不走吗?”门口探进来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关宏峰。“一会就走,你先回去吧,”他顿了顿,有些不自然的加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关老师,我先走啦!”小姑娘的离开带走了办公室里仅有的人气,气氛骤然沉了下来。关宏峰快速掠了几眼所剩无几的记录表,也收拾东西回家了。当他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才猛地记起来,由于前一阵的出差,自己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回过家了。经过今天这么一出,钥匙自然是不知道扔哪里了,找了半天才从皮夹里摸出了早就准备过的备用钥匙。“咔哒”一声,门开了,带着一点冰凉的,微微的尘霾味道。关宏峰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开灯,锁门,开窗,一气呵成。深冬凌冽的风呼啸而过,裹挟着街道巷口熙熙攘攘的人声,充斥着整个屋子。远处燃放着缤纷的烟花,年味夹杂着情人节爱侣们的柔情蜜语,衬得他越发孤寂。这是一个快乐又零落的日子。

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眩晕感和疲惫感汹涌的扑来,把他拖入困意编织的漩涡里。不知为何,入睡前,他又想起了那个模糊的,倒下的身影。


-
-
-


ECO考试已经凉透了…明天还要考数学:(,悲伤
昨天有个小可爱@菊月甜甜 圈了我的过敏…我这周努力QWQ,脑洞肝了一篇出来,emmm……就感觉挺BE的,希望不嫌弃biu

老胃病这次突然来势凶猛,疼到我厥过去,吃药都吃出抗体了… 有脑洞,好想写文,练笔也好,复健一下。然而下周连着两场考试,生活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记梗(占tag致歉)

奇幻AU/非人类AU╮(╯▽╰)╭
————————————————————
经常失眠的刑警老关遇上暴脾气守梦人周巡的狗血小故事。
关宏峰为了破一桩大案熬了好几个通宵,奈何苦唧唧的守梦人周巡需要读取人类的梦境来换取他的评优成绩,而关宏峰正是他管辖片区的一位。忍了一个星期的周巡决定强行催眠关宏峰。
在使用了温柔,暴躁,温柔➕暴躁等多项措施,还是以失败告终,他决定亲自上阵。

PS:要开学了,好想哭ಠ_ಠ

【锤基】薄暮之际 Vesper

锤基AU
含贾尼
模特锤 X 独立撰稿人基
管家贾 X 花花公子Tony
OOC都是我的锅
------------------------------------------------
(一)
星期五下午两点三十二分,L'air Du Soir Café。

Loki找了个靠窗的两人座,点了杯冰摩卡。他把及肩的黑发用发圈简单的扎起来,打开了面前的电脑。

时间回溯到半个月前,和Tony的一次聚餐。

“你要让我介绍模特?还一定要男的?”Tony挑眉,端起面前的酒杯。“你真是难住我了,斑比。”Loki不禁嗤笑一声,“还有事能难住你啊。”“No...”Tony摇了摇手指,“这可不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宝贝。”

一个星期后。Loki收到了一封邮件,来自Tony Stark。附件里有模特的照片和资料。Loki点击打开,一个英俊的男人,留着半长的金发,大海一般深邃的眼睛。真的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北欧神话中的神祇,能召唤万钧雷霆的神父长子。

事实上,Thor进入模特这一行业,起因只是和朋友们的一个赌局。所以当他收到Stark集团寄来的面试通知书时,Thor真切的体会到什么是哭笑不得。

但他向来是个热衷于挑战的人,在面试成功后Thor便努力适应起了这个新鲜的事业。凭借着英俊的样貌和希腊雕塑般的好身材,他的模特事业还算是蒸蒸日上。

这个星期天,他突然收到一封来自Tony Stark的私人信件。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抱着认命加班的心态,他点开了邮件。但事情却有点出乎意料。

直到他衣冠楚楚的站在咖啡馆门口时,Thor依旧没弄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虽然邮件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他只需提供一些模特行业的信息以及他对这个行业的感受。但这里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变量,那就是Thor是Loki的粉丝,或者说,他是他的书迷。

Thor有点捉摸不定,自己一口答应老板的到底是为了见偶像,还是真的一本正经过来给这个认真的作者提供他所需要的信息。

无论真相如何,此时此刻他已经站在这里,并且透过窗户看见了Loki。老天,他长得可真好看,Thor不由冒出这样的想法。他晃了晃神,走进去和Loki打了个招呼。

现在是星期五下午两点五十八分,在约定时间的前两分钟,Loki见到了Thor Odinson,由Tony推荐的据说是他们公司最帅的男模特,没有之一。真人比照片看上去还要英俊,Loki不动声色的想着。金发男人热情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并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出于良好的家教,Loki回复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同时也向对面的模特先生介绍了一下自己,语气礼貌但流露着疏离感。

意想不到的是,这位英俊的金发男人打断了他,带着些许激动,“Laufeyson先生,我认识你,我是你的书迷。“说完,Thor才后知后觉,他连忙为自己刚刚打断偶像的话这一鲁莽行为表达歉意。Loki愣了愣,旋即又挂上了那副矜持的微笑,“那可真是缘分啊,Odinson先生。我相信我们以后的合作会很愉快。”

果然,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他们探讨成果显著。大约六点左右,天色已有些许暗淡,远处的天还翻腾起绚丽的晚霞。“那就再见了,Laufeyson先生。”Thor起身和Loki握了握手,“如果还有问题,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回到家,Loki洗完澡后便躺在沙发上整理资料,没想到Thor看着大大咧咧,思路倒挺清楚,Loki翻看着电脑,嘴角无意的上扬,勾出一个浅笑。

有点意思。

他放下电脑,撩了撩半干的头发,右手食指无意识的在桌上点着,开始构思起他的新作。不料,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他汹涌的思绪。

Loki在脑海中飞速的诅咒了打电话的人并决定故意不接,可电话另一端的人很有耐心,一遍接一遍,坚持不懈地骚扰着Loki。好吧好吧,我投降,Loki烦躁的啧了一声,伸出长手捞起那个响个不停的罪恶之源。

Tony Stark,Loki翻了个超大的白眼,可转念想到今天还是Tony帮的忙,无奈的点击了接听。“我先说明,你要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明天一定把你的鞋垫全扔了。”Loki恶狠狠的威胁着好友,Tony居然无视了Loki对他身高的歧视,他听上去忧心忡忡,“Loki,我觉得Jarvis知道了。”


PS:咖啡店名字瞎起的(/ω\)

斯蒂芬·茨威格《忘却的梦》

幽静而朦胧的五针松便道上弥漫着略带咸味的海滨空气,微风不停地戏弄着橙树,好似纤细的手指不时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色彩绚丽的花朵。阳光将远处染得金光灿烂,山丘——山丘上精美的房舍宛如白色的珍珠在熠熠闪光——还有几里之遥的那座像蜡烛似的笔直地耸立着的灯塔,这一切都微光闪烁,轮廓清晰,界线分明,犹如镶嵌在深蓝色天穹中的一幅璀璨的图画。远处的海上出现了难得见到的白色光点,那是孤单的船只上闪光的篷帆。大海的波涛晃悠晃悠地偎依着筑有台阶的海岸,这座别墅就修建在岸边的台地上。海浪还在不停地往上升,一直深进到大花园里一片浓荫披覆的碧绿的草地上,最后消失在疲惫的、童话般的、寂静的花园里。

……

……

一分钟的时间里周围寂静无声,只有永不疲倦的风儿在阳光灿烂的山顶上低声吟唱。山顶上到处铺满午间阳光洒下的沉甸甸的黄金。

——————————————————————
环境描写美到窒息,画面感强,仿佛能看见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浮沉的船只,和一栋隐在树荫中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