钰下禧

小透明,佛系写文,墙头众多,cp乱炖。

莫名好甜呀呜呜呜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持续性思念王不死太太:(

下一个时代的人,会有属于他们的下一个时代的故事了。

永远缅怀,我的童年,他的时代

R.I.P.

莱勒的家书

亲爱的妈妈:
妈妈,万安。
这是我到这新学校的第一个月,一切都很不错,同学们都很和善,虽然他们看上去比较清高。我的室友也很棒,他们大都富裕而充满礼貌,而且都很关心我,我现在已经交了不少朋友了。Cafe的午饭很丰盛,价格也不贵,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儿了。老师们也都特别亲切,布兰登教授(我的有机化学教授)给了我一个助教职位,所以妈妈您现在不用担心我的学费。
望您一切安好,也代我向珍妮阿姨问好。
您最真挚的莱勒·温特尼敬上

他把信仔细的叠好,放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信封里。出门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怯怯地回头,“那个,卢西诺,我准备出门寄信,你看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带点什么…呃回来?” “闭嘴吧,穷鬼!没看见我正在打游戏吗?我对你那些下等餐馆的垃圾可没兴趣。”他摘下耳机,冲着莱勒大声嚷嚷起来,“而且今天你不是要去那个什么书店做兼职?等你回来我差不多也饿死了。”他顿了顿,换上一种戏谑的眼神瞅着他,“嘿,我说,化学天才,与其在破书店里买书,你怎么不去陪那些花花公子喝喝酒啊,隔壁整整一条街,来钱可比这个快…”莱勒夺门而出,背后传来卢西诺放肆的笑声。

迟到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地板很冷。我在裤兜里摸着手机,奇怪,时间停在周四晚上十点不动了。

可能手机坏了吧,电话响了,是她打来的,啊,她会说些什么呢?没准是感谢我那天的英雄救美吧,她很久没说话,天啊真尴尬,“对不起,”她好像在哭,别哭,有人欺负你吗?说吧我会保护你的。想起来那天是真的挺危险的,嘿嘿,还好她没事。

“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谁知道他们带了刀,呜…”啊?怎么…“我会替你照顾好阿姨的,还有其实我也喜欢你。”

哦我的天呐我没听错吧!她和我表白了!太激动了!我…

可是真的对不起,我已经死了。

昨天晚上在ao3刷了好久王不死太太的彬诚文,看了好几篇有点BE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完全控制不住。哭了大概半个小时,很奇妙,感觉最近几周萦绕着自己的丧气和低气压也和眼泪一起流走了。突然觉得BE基调的文真的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hhh,现实里性格比较敏感,有心事也喜欢自己藏着慢慢消化,消化不了就会陷入短暂性抑郁…看来听听歌看看电影感动一下自己哭一场也许对我来说是最棒的放松方法了╮(╯▽╰)╭
碎碎念完了,失眠加持下的我要去码字了www

乱七八糟-又名重刷和考试轰炸带来的丧气
其实挺像我心目中的关周的 吧 ಠ_ಠ
悄咪咪打个tag
-
-
-

十五年,十五年了关宏峰,我铆足了劲儿就是想赶上你,我也不奢求什么别的,就希望我周巡能够格的站在你身边,不管是当哥们还是当助手,我都不会有半点怨言。可是这十五年,你连句回应都懒的施舍。

他垂下眼,苦笑了一下,手里的烟也只是放任它燃着。

真的,真的是累了,老关,我没力气再去追着你跑了。

行,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周巡僵住了,说到底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自虐般深抽了一口烟,辛辣的气味几乎要呛出他的眼泪。

周巡,关宏峰有些不自在的停顿了一下,你要是累了,就停下来,换我追你。

紧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而温柔的注视着周巡。

你知道的,我才是不能离开你的那一个。

【关周】深陷漩涡

大关周AU 心理医生关 X 刑警巡
BE预警
* 周巡死亡或失踪设定,仅提及状态,慎!!!
OOC预警
————————————————————
(壹)
如果黑暗遮住了光明,你还会不会爱上我?

2017年2月13日,情人节前夕,津港市陷入一片寒冷和玫瑰花中。市中心大型综合医院的心理医生关宏峰却在陌生而凝固的黑暗中醒来,伴随着头部和右手臂传来一阵剧痛。神经末梢的互相牵扯带来了一点粘稠的危机感,他捂着右手的伤口,清楚感知到血液顺着手心慢慢往下淌。关宏峰抽了口气,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眼前有些眩晕,隐约看见角落一堆蒙着灰尘的实验器械,旁边有一个锈了的立柜,地上还散着玻璃试管的碎片,看上去像个许久没用过的实验室。

他支撑起身体,走到立柜前,还有点模糊的视线让他行动变得迟缓。柜门的侧面镶着一面镜子,边缘有些破损,镜中的自己穿着件医生专用的白大褂,衣摆上沾着血迹和灰尘。柜子里挂着两件同样款式的医师袍,领口已经微微泛黄了。关宏峰皱着眉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莫名异样的陌生感让他背后泛起阵阵冷意,犹豫了片刻他决定先给自己包扎了一下,用柜子里那把还带着灰的手术剪和自己的衬衫,他对那袋不知道开了多久的纱布绷带没有兴趣。虽然关宏峰已经转行当心理医生多年,基本功还没忘,动作十分娴熟。他靠在锁着的门上,努力回想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头部的重击带走了一部分记忆,他只依稀记得一个倒下的身影。

手机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关宏峰支着受伤的右手,有些别扭的用左手在裤兜里摸那吵个不停的电子产品,一不小心带出一个颇重的金属物件,“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在白炽灯下折出一道银光。关宏峰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蹲下身去捡,是一把意外小巧别致的折叠刀。电话里传来助理周舒桐亮亮的声音:“关老师,您去哪儿了?马上开会了院长在催呢。” “我在A栋三楼的实验室里,门反锁了麻烦你过来帮我来开下。” “???关老师你怎么会突然跑那边去啊?”周舒桐都要跳起来了,三楼的实验室在她没来实习前就已经关闭了,院方特意开辟了一栋新楼用于放置最新的医疗器械,A栋的实验室简直就是名存实亡。“这个到时候再和你解释,先过来一下吧。”关宏峰紧紧盯着那把十分眼熟的折叠刀,不等回应就挂了电话。

镌刻着细密花纹的银质刀具一看便价格不菲,与其说是防身所用,倒不如说是纪念用的工艺品,刀柄上还精心刻了两个花体字母,像是名字。还没等他再仔细观察,门外已经传来钥匙捣鼓锁芯的响声,门后的短发姑娘一脸担忧,“关老师你怎么受伤了?先回办公室我帮您包扎一下吧。” “哦不用,”关宏峰摆手,就势把折叠刀又揣回裤兜里,“先去开会吧,别让院长等急了。” “可,关老师...” “没关系,皮外伤而已。”关宏峰拍拍她的肩膀,周舒桐咬了咬嘴唇没说话,默默跟了上去。

看在他伤口的份上院长的脸色没有太难看,可还是免不了挨上几句批评,关宏峰假模假样得装着,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破碎的记忆。好不容易回到办公室,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周舒桐都不敢去打扰,窗户外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飘着片片雪花。“小周,”关宏峰支着下巴,垂着眼喊了声自己的助理,“周舒桐。” “在在,对不起关老师。”周舒桐猛一个回神把自己吓了一跳。“帮我把时间计划表和到访记录调出来,下班前给我。” “好的,马上。” 他盯着周舒桐充满生气的背影和跃动的发梢,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连自己都没发现。

多亏了他强迫症一般的整理能力,一个小时不到,周舒桐就已经把电子版的文件传来过来,捎带上厚厚一沓病人记录。他一张张翻阅着,在脑内调动着记忆,完全没有问题,这太奇怪了。他对这几年来接手的病人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印象,自己的专业知识更不用质疑,但醒来的那一刻,的确有一种记忆剥落的失重感,像是把一段记忆硬生生抽走,锁进大脑最深处最漆黑的地方,不留一丝线索。他慢慢又把注意力转到那把不明所以的折叠刀上,材质优良做工精美,一看便知道价格不菲。刀柄上刻的字母也许就是主人的名字,看得出来,它的拥有者很爱护这把刀,镀银的刀柄上为了防止氧化,还涂了保护层,可惜刚刚不小心被他摔了一下,底端的花纹有一点小小的磨损。“Z...X...”他把刀举到台灯下,仔细辨认了一番,两个交错的字母安静地躺在那里。这是什么意思呢?

“关老师,已经下班了,您不走吗?”门口探进来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关宏峰。“一会就走,你先回去吧,”他顿了顿,有些不自然的加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 “谢谢关老师,我先走啦!”小姑娘的离开带走了办公室里仅有的人气,气氛骤然沉了下来。关宏峰快速掠了几眼所剩无几的记录表,也收拾东西回家了。当他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才猛地记起来,由于前一阵的出差,自己已经有两个星期没回过家了。经过今天这么一出,钥匙自然是不知道扔哪里了,找了半天才从皮夹里摸出了早就准备过的备用钥匙。“咔哒”一声,门开了,带着一点冰凉的,微微的尘霾味道。关宏峰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开灯,锁门,开窗,一气呵成。深冬凌冽的风呼啸而过,裹挟着街道巷口熙熙攘攘的人声,充斥着整个屋子。远处燃放着缤纷的烟花,年味夹杂着情人节爱侣们的柔情蜜语,衬得他越发孤寂。这是一个快乐又零落的日子。

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眩晕感和疲惫感汹涌的扑来,把他拖入困意编织的漩涡里。不知为何,入睡前,他又想起了那个模糊的,倒下的身影。


-
-
-


ECO考试已经凉透了…明天还要考数学:(,悲伤
昨天有个小可爱@菊月甜甜 圈了我的过敏…我这周努力QWQ,脑洞肝了一篇出来,emmm……就感觉挺BE的,希望不嫌弃biu

老胃病这次突然来势凶猛,疼到我厥过去,吃药都吃出抗体了… 有脑洞,好想写文,练笔也好,复健一下。然而下周连着两场考试,生活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记梗(占tag致歉)

奇幻AU/非人类AU╮(╯▽╰)╭
————————————————————
经常失眠的刑警老关遇上暴脾气守梦人周巡的狗血小故事。
关宏峰为了破一桩大案熬了好几个通宵,奈何苦唧唧的守梦人周巡需要读取人类的梦境来换取他的评优成绩,而关宏峰正是他管辖片区的一位。忍了一个星期的周巡决定强行催眠关宏峰。
在使用了温柔,暴躁,温柔➕暴躁等多项措施,还是以失败告终,他决定亲自上阵。

PS:要开学了,好想哭ಠ_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