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禧

小透明一枚,墙头众多,cp乱炖。

往年吹来的云


最近忙到爆炸,脑洞也快爆炸了
收心,学习,构思

【关周】你好,老师(下)

大关周
背景架空
私设OOC
关宏峰:津港市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系教授,长丰支队技术顾问。
周巡:津港市公安大学学生。

ps:最近太忙了真的超级抱歉啊(虽然也没有多少小可爱会看我的文😶)然后最近翻到了一些过去的情感上回忆,心里有点郁结,所以努力写得甜一点让自己开心一下哈哈哈,ooc都是我的错
—————————————————————
刚开学就连着两天被关教授叫去办公室喝茶,真牛逼啊,周巡站在关宏峰办公桌边上揪着衣角,暗自低头腹诽。“周巡同学,”关宏峰突然清泠泠地开了口,“据我所知你的入校成绩是刑侦系的第一名。成绩好体育健将,还挺全能的。”他用笔点了点桌上的成绩单,周巡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挠着头陪笑。“那你这几天在课上的表现,是故意的?”关宏峰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饶是周巡这种脸皮厚的,也臊了个满脸通红,心虚起来。他摸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晶亮的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在学习论坛翻了一晚上关教授您的信息才没休息好的,这听上去就像一个变态。“我…”周巡平时鬼精鬼精的脑子现在像死机了一样,只能木然的操控着嘴发出单一的音节。突然他脑中灵光迸发了一下,他来不及思索便直接脱口而出。多年后周巡回想起来,暗自笃定就是因为这句话,自己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就栽在了他关宏峰手里。

他说,关教授,不不不关老师,实不相瞒,我对这节课并不是很擅长,所以我那个晚上就挑灯夜读,用功过度了。正如下怀,关宏峰蹙着眉听完他的瞎扯,微微笑了一下,“不用那么辛苦,以后不懂就来问我好了。”他转动了一下椅子,“对了,我这门课少个课代表,就你吧,刚好方便你进步。”周巡愣是没料到会是这么个结局,“关教授,那个我可以选择不当吗…”“可以,但由于你在课上不那么优秀的表现,我可能会酌情扣一下你的平时分…”“好的关老师,谢谢关老师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努力学习做好课代表的。”周巡飞快地斟酌了两者轻重,没骨气的向恶势力屈服了。

周巡愁眉苦脸地回到宿舍,刚坐下就连叹了好几口气,顺便一口喝光赵馨诚桌上的饮料,心事重重的样子,完全没有荣升学习干部的喜悦。赵馨诚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不敢打扰周巡免得被他用来撒气,也没敢告诉他那瓶可乐已经开了三天了……

“老赵,”“诶!咋了?”赵馨诚一个激灵,转过头眼巴巴看着周巡,像只金毛犬似的。“有烟嘛,先给我两根。”赵馨诚闻言眉头一皱,磨磨唧唧不情不愿地掏出一盒玉溪,这还是他上次去实习的时候朋友送的,自己都舍不得抽就要让周巡这小子糟蹋了,心疼。转念一想大家兄弟一场,更不要说刚开学他就被关教授这种铁面无私的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了两次,可能平时分都扣了不少,算了算了,用好烟安慰安慰周巡他受伤的心灵吧。自我调节了一番的赵馨诚大方地把烟盒塞进周巡手里,拍拍他的肩膀,大有一种意味尽在不言中的豪情。

第二天上课时,悲催的赵馨诚同学才发现周巡不但没受罚,还升了官,合着昨天是在跟他装孙子呢。友谊,不存在的。

周巡为了平时分,兢兢业业地做着课代表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本来他就是个自来熟的,这一来二去和关教授熟起来,他就开始没大没小,私底下就“老关老关”地叫,仔细算算关宏峰和他年纪差的不多,只是性格沉稳,再加上一成不变的暗色系打扮,看上去颇有几分威严。

同时因为关宏峰有着支队顾问这层关系,周巡这种算半个徒弟的也可以和他一起出出现场,看看案件卷宗。再加上周巡天生就比较机灵的脑子,半年不到,进步尤为显著。他便也心安理得地接受起这个身份,对关宏峰的态度也由一开始的看不惯转变为对他的敬佩。

“关老师,今天下课有空吗?”在学校里周巡还是挺懂规矩的,老老实实地喊老师。“有,怎么了?”关宏峰放下正在批改的论文,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肩膀。“没事,我就想请您吃个饭。”周巡眨巴眨巴眼睛,笑着看着他。“无事献殷勤。”关宏峰往后靠在椅背上,食指关节不紧不慢地敲了几下扶手,“行啊,地址发我信息,我下了课过去。”“得咧,那关老师我先走了啊,晚上见!”说罢他挥了挥手就出了办公室,每次都火急火燎的,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周巡像一团翻腾的,富有生机的云,从关宏峰的心上轻轻的掠过,撩拨着他的心弦。

周巡选了一家家常菜馆,店不大但收拾的干干净净,菜的份量也足。关宏峰一边吃着菜一边观察对面的周巡,他总感觉今天周巡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奇怪。途中他也试着旁敲侧击地套周巡的话,没想到这小子嘴很严,脑子也活,能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岔开。无奈之下关宏峰只能压着这个疑惑吃完了晚饭。

本来出来的就挺晚,等他们吃完时天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关宏峰开车送周巡回宿舍,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听的见车内空调嗡嗡运作的声音。餐馆离学校不远,天晚了路上也空旷,不到十分钟关宏峰就停在了学校宿舍楼下。周巡没有开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宏峰也不作声,静静的看着他,一时间整个车内只有两个人平淡的呼吸声。

周巡熬不住,他转过头看着关宏峰,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里闪着细碎的光,“关老师,生日快乐。”关宏峰怔了一下,不由得轻笑出来,工作太忙,他都已经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谢谢你,我自己都忘了。”他抬手顺了一下周巡头发,“好了,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快回去好好休息。”“没有..”周巡没动,吐出极轻的两个字,关宏峰没听清。周巡低下头,片刻后又飞快地抬起来,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样。“老关,那个我,我准备了礼物,不过你得闭上眼睛。”“周巡你多大了,”关宏峰无奈,听话得闭上眼睛,“好了,闭上了。”他伸出右手等着礼物。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关宏峰伸出的右手没有感到任何重量,他想睁开眼睛,却突然感到一股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接着一个柔软的触感蹭过他的脸颊,他的鼻梁好像被周巡卷曲的头发碰了一下,痒痒的。下一秒周巡低沉暗哑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关老师,我喜欢你。”他那只一直空着的右手也被周巡抓住了。关宏峰没睁开眼睛,但他腾出左手,抱住了他的礼物,最重要最有意义的礼物。


------------------------------------------------------------

关于烟的一个小彩蛋:关宏峰不喜欢抽烟,不喜欢苦涩的烟味窜过喉咙再到肺,一直散不出去的那种感觉。况且津港的冬天,风劲大,带着燃起的烟气横冲直撞,要是不巧吹到眼里,就会激起一阵酸胀。不过和他相反的是,周巡烟瘾很重,抽烟的姿势十分老烟枪,而且大有一种没烟就会活不下去的架势。他这个坏毛病让而立之年却已经开始养生的关教授很是看不惯,琢磨着得想个法子治治他。

隔天下午周巡没课,和关宏峰打好招呼去他办公室开小灶。他偷偷摸摸躲在门口抽了根烟,散了会味就从门外晃着手吊儿郎当的走进来,在办公室门口直直撞进关宏峰的眼里。“又抽烟了?”他沉声问着,“靠,还有味呢?我可散了好半天了…”周巡嘴里嘟囔着,扯起衣摆嗅了半天,像猫一样。他闻了半天,愣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同。脚下突然多了一片阴影,周巡抬起头,他看见了关宏峰深邃的眼睛,同时感受到他干燥而柔软的嘴唇。这个浅尝辄止一般的吻很快就结束了,等关宏峰退开到安全距离时周巡还懵着,无意识的抿了抿嘴唇,“艹,老关你吃了什么玩意儿啊奶不兮兮还甜丝丝的。”在关宏峰看来他像一只炸毛的猫,耳尖还红着,却硬要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奶糖。”关宏峰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巡,“不喜欢下次就记着少抽点,伤肺。”

周巡想了想,决定明天多抽两根。

【关周】你好,老师(上)

大关周
背景架空
私设OOC
关宏峰:津港市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系教授,长丰支队技术顾问。
周巡:津港市公安大学学生。
——————————————————————
“赵二狗,你给我报了个什么课啊,说好的格斗呢?”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周巡气急败坏地朝不靠谱的室友赵馨诚发着脾气,一边又压低声音生怕教授发现。赵馨诚自知理亏,陪笑打着哈哈,“哎呦巡啊,这不报满了嘛,我尽力了。而且这节课也很抢手的好吗?教授可是关宏峰,女生都特迷他,而且他还是长丰支队的挂名技术顾问,市局破不了的案有时候都要请教他。”周巡摆摆手打断了正在拼命向他普及知识的赵馨诚,“别给我叨叨这些没用的,你也知道,就我这性子,还是格斗适合我。”说罢,他瞥了一眼讲台上不苟言笑的男人,“看着年纪也不大啊,说话奶不兮兮的,教书能行吗?”“我靠,你没听说过关宏峰吗?你去年一年在干嘛?”赵馨诚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警校传奇人物啊!”周巡认真的盯着他,缓慢的摇了摇头。赵馨诚一下子垮在了课桌上。

“最后一排的那两个同学讨论完了吗?”突然响起的清冷的声音把周巡吓了一个激灵,他猛地一抬头,果不其然,那个年轻的教授冷着个脸,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看得他头皮发麻。他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乖乖低下头装孙子。

下课后周巡飞速收拾东西准备开溜,没想到还是被关教授截了胡。不敢跟老师硬碰,何况是自己有错在先,周巡只好耷拉着脑袋一脸幽怨的跟着关宏峰去了办公室。顺便在心里狠狠的骂了撒腿就跑,一点儿不讲兄弟情义的赵馨诚同学。

“说吧,”关宏峰屈起两指敲了敲放在桌上的教案,“刚才在聊什么呢?”周巡尬笑着摇头,没啥没啥。“这位同学,你对我意见很大吗?还是对这门课意见很大?”关宏峰目光一凛,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巡。要是一般同学看到关老师这个表情,都会不由自主的打哆嗦,可周巡不一样,他不是一般人,不仅自来熟还心大。所以他睁大他那双亮晶晶的桃花眼回视着关宏峰,嘴上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怎么可能呢关老师,我可崇拜你了,你可是那什么,对,警校的传奇人物。我刚刚是激动,你这课那叫一个难选,我这好不容易选上的,心情一下很难平复,真是对不起啊,打扰着您上课了哈哈哈。”周巡一边尬笑一边看着关宏峰毫无波澜的脸,心里想着要不要再多拍几句马屁。不料冰着一张脸的关教授睨了他了一眼,摆摆手就放他回去了。

周巡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就急忙哈腰道谢,咻的一声跑出了办公室。他下午没课空得很,所以周巡已经做好了和关教授聊一下午人生理想的准备了,但这突然降临的赦免使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关宏峰看着那个跑得飞快的背影,难得勾起嘴角笑了笑,这个周巡,有点意思。

周巡怀着心事,用了将近平时三倍的时间才磨到宿舍。一进门就看见赵馨诚狗腿的嘴脸,“巡你回来的还挺早啊,渴了没?我给你倒水去。”周巡见状,立马摆出一副大爷的姿态,享受着小诚子难得的殷勤。

边喝茶边刷手机的周巡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学校论坛,在搜索一栏里打上“关宏峰”三个字。学习论坛瞬间弹出来一大堆长的短的,加红色粉色爱心的,来自未来警花对关宏峰教授充满敬(爱)意的文章,花里胡哨的炸得他眼睛疼。

“赵二狗,你说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关宏峰啊,冷冰冰的跟个石头似的,”周巡撇了撇嘴,话锋一转,“因为关大教授错过了我这样的帅哥,我都替她们感到惋惜啊。”他抖着个腿,笑得一脸痞样。赵馨诚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多话,决定放个实锤让周巡认清现实,“我们系的系花也喜欢关教授,没错,就是你暗恋的那个。”看着周巡调色盘一样的脸,赵馨诚憋得胸口闷。

周巡郁闷得睡不着,用一晚上把学习论坛里的表白全刷了一遍,仔细地从各类花痴评论中找出少得可怜的表达对关教授不满的文字,挨个点了个赞。

第二天,周巡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和堪比国宝的黑眼圈坐在床上,坚持不懈地尝试用五块钱贿赂赵馨诚,让他帮忙答个到,关宏峰的课。“大哥你别闹了,这和五块钱没关系。先不说关教授那个电脑一样的脑子,就你昨天那一出,他肯定记着你了,我帮你答到,我不就死定了。”赵馨诚苦口婆心地劝着,提前经历了一把当爹的苦恼。“你就去吧,你实在不想去的话,别拽着我啊!我要上课!我爱学习!撒手撒手。”没办法,周巡只好松了手,随便呼噜了两下头毛,下床洗漱去了。

吃完早饭,周巡踩着点踏进了教室,大剌剌地瘫在最后一排,关宏峰一眼就看到了他大大的黑眼圈,眉头不自主地皱了一下。果不其然,半节课后的周巡已经困得摸不着北了,他把额头磕在课桌上,右手抓着笔在纸上点着,蜷成了一个球。坐在一旁的赵馨诚被关教授时不时扫过来的“关切”眼神吓得好几个哆嗦,拿着笔偷偷戳了戳在和周公进行友好会晤的周巡同学。一不小心劲使大了,周巡在睡梦中毫无防备的就被惊醒了,猛一个抬头,连带着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懵在地上的萝卜巡脑子还在重启,嘴上却条件反射:“赵馨诚我艹你大爷的,你干嘛!”好嘛,气壮山河,成功吸引了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

刚刚醒来后知后觉的周巡被看得臊得慌,想就着现在这个姿势顺势钻到地下。

而平白无故被艹了大爷的赵馨诚同学表示,如果周巡自己不钻,他愿意免费把他打进地里。

【锤基】&【贾尼】薄暮之际 Vesper

锤基AU 

模特锤 X 独立撰稿人基

管家贾 X 花花公子Tony

可自行带入炮总(⁎⁍̴̛ᴗ⁍̴̛⁎)

重度OOC

--------------------------------------------------------

(一)

星期五下午两点三十二分,L'air Du Soir Café。


Loki找了个靠窗的两人座,点了杯冰摩卡。他把及肩的黑发用发圈简单的扎起来,打开了面前的电脑。


时间回溯到半个月前,和Tony的一次聚餐。


“你要让我介绍模特?还一定要男的?”Tony挑眉,端起面前的酒杯。“你真是难住我了,斑比。”Loki不禁嗤笑一声,“还有事能难住你啊。”“No...”Tony摇了摇手指,“这可不是求人办事的态度,宝贝。”


一个星期后。Loki收到了一封邮件,来自Tony Stark。附件里有模特的照片和资料。Loki点击打开,一个英俊的男人,留着半长的金发,大海一般深邃的眼睛。真的就如他的名字一样,北欧神话中的神祇,能召唤万钧雷霆的神父长子。


事实上,Thor进入模特这一行业,起因只是和朋友们的一个赌局。所以当他收到Stark集团寄来的面试通知书时,Thor真切的体会到什么是哭笑不得。


但他向来是个热衷于挑战的人,在面试成功后Thor便努力适应起了这个新鲜的事业。凭借着英俊的样貌和希腊雕塑般的身材,他的模特事业还算是蒸蒸日上。


这个星期天,他突然收到一封来自Tony Stark的私人信件。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抱着大不了加班的心态,他点开了邮件。但事情却有点出乎意料。


直到他衣冠楚楚的站在咖啡馆门口时,Thor依旧没弄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虽然邮件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他只需提供一些模特行业的信息以及他对这个行业的感受。但这里存在着一个很大的变量,那就是Thor是Loki的粉丝,或者说,他是他的书迷。


Thor有点捉摸不定,自己一口答应老板的到底是为了见偶像,还是真的一本正经过来给这个认真的作者提供他所需要的信息。


无论真相如何,此时此刻他已经站在这里,并且透过窗户精准的发现了Loki。他长得真好看,Thor不由冒出这样的想法。他晃了晃神,走进去和Loki打了个招呼。


现在是星期五下午两点五十八分,在约定时间的前两分钟,Loki见到了Thor Odinson,由Tony推荐的据说是他们公司最帅的男模特,没有之一。真人比照片看上去还要英俊,Loki不动声色的想着。金发男人热情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并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出于良好的家教,Loki回复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同时也向对面的模特先生介绍了一下自己,语气礼貌但流露着疏离感。


意想不到的是,这位英俊的金发男人打断了他,带着些许激动,“Laufeyson先生,我认识你,我是你的书迷。“说完,Thor才后知后觉,他连忙为自己刚刚打断偶像的话这一鲁莽行为表达歉意。Loki愣了愣,旋即又挂上了那副矜持的微笑,“那可真是缘分啊,Odinson先生。我相信我们以后的合作会很愉快。”


果然,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他们探讨成果显著。大约六点左右,天色已有些许暗淡,远处的天还翻腾起绚丽的晚霞。“那就再见了,Laufeyson先生。”Thor起身和Loki握了握手,“如果还有问题,你可以随时联系我。”


回到家,Loki洗完澡后便躺在沙发上整理资料,没想到Thor看着大大咧咧,思路倒挺清楚,Loki翻看着电脑,嘴角无意的上扬,勾出一个浅笑。


有点意思。


他放下电脑,撩了撩半干的头发,右手食指无意识的在桌上点着,开始构思起他的新作。不料,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他汹涌的思绪。


Loki在脑海中飞速的诅咒了打电话的人并决定故意不接,可电话另一端的人很有耐心,一遍接一遍,坚持不懈地骚扰着Loki。他觉得投降,Loki烦躁的啧了一声,伸出长手捞起那个响个不停的罪恶之源。


Tony Stark,Loki差点把手机砸了,可转念想到今天还是Tony帮的忙,他无奈的点击了接听。“要是你没有超级重要的事情,我明天就把你的鞋垫全扔了。”Loki恶狠狠的威胁着好友,Tony居然无视了Loki对他身高的歧视,他听上去忧心忡忡,“Loki,我觉得Jarvis知道了。”


ps:奇奇怪怪的文笔和时断时续的脑洞

Mid Term!!!完全去不了啊啊啊
不配做锤基的女人
暴风式哭泣😭😭😭
有没有哪个小可爱去帮忙带海森的签名啊
就森的也行
价钱好商量啊 !!!!!
化悲愤为力量我要去写文55555好难过啊

【关周】假期

大关周
解压摸鱼篇
好爱他们啊
OOC ⁎⁍̴̛ᴗ⁍̴̛⁎
——————————————————————
周巡叼着烟倚在校门口的树边,几缕刘海脱离了发胶的桎梏,随意的垂在墨镜上。加上他万年不变的皮夹克,渲染出一种放荡不羁的气质,吸引了不少过往的女学生。他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一副等人的姿态。

“啧,老关那家伙,怕是又被女学生给围住了。”话音刚落,余光里便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老关你出来了呀,哈哈,刚还说着你呢。”周巡转头把快燃尽的烟掐了,抖了抖衣服上的烟灰。“你弟说去他家吃饭,你说这便宜我能不占嘛,这刚好我也下班了,就顺道过来接下你。”他拍了拍关宏峰的肩膀,和他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刚进门,便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向周巡飞奔过来,精准而巧妙的错过了亲大伯关宏峰,“周叔叔,我好想你哦!”说完还撒娇要抱抱,在她周叔叔脸颊上吧唧两口才心满意足。一边厨房里,家庭煮夫关宏宇正忙得热火朝天。抬头冲着外面喊了句看好他的宝贝女儿,便又一头扎进他的做饭事业中。


周巡也是很久没见到这只小团子了,一手抱着关饕餮一手伸过去戳她软乎乎的小脸蛋。还没来得及上下其手,好好逗关饕餮一把,周巡便被手持擀面杖的高法医赶到厨房打起了下手。剩下关宏峰和关饕餮坐在沙发上互相大眼瞪小眼。看着侄女风雨欲来的表情,是真的不待见他啊,关宏峰想。

周巡虽然不擅长做菜,但手脚利索。不一会,桌上就摆满了香喷喷的家常菜。开动前关宏宇还特地来了一段自卖自夸,最后却在媳妇如手术刀般犀利的眼神中默默的噤了声。

“不得不说,你老公做菜还真有两把刷子。”周巡吃饱喝足,躺在沙发上嘬着牙花,还不忘向“一家之主”高亚楠提出对关宏宇的褒奖,十分有做客人的觉悟。另一边,关宏峰主动提出自己洗碗,把凑过来想帮忙的关宏宇赶到了客厅。

关宏宇犟不过他哥,也就随他去了。大爷似的往沙发上一倒,顺手从茶几上抓了把瓜子,和周巡天南地北的唠嗑。没聊多久,关宏宇突然回头,眼巴巴地看着高亚楠,“诶媳妇你看,这最近天气不错啊,小草青青,微风飘飘的,要不咱带着闺女出去踏踏青,感受感受春的气息?刚好我哥他们也放假。”高亚楠挑着眉听完,还没来得及开口,自家闺女已经兴致冲冲高举着手说好,末了还一把拉过身边的周巡,“我要周叔叔也陪我去!”周巡猝不及防。

“行啊,那也叫上你哥,明天一起去。”高亚楠看看女儿又看看老公,笑了。在厨房认真洗碗的关宏峰不知何时走了出来,抱着臂倚在门口,温柔的目光看似无意的落在正陪着饕餮做游戏的周巡身上。

第二天周巡特意起了个大早,去楼下早摊铺买了两个加香肠的蛋饼,一路拉风开到关宏峰楼下。“老关,下楼,给你买了吃的,就要凉了快点快点。”这一通电话效果极佳,五分钟后,关宏峰就出现在楼道口。头发依旧用发胶向上固定住,一丝不苟的,看来起的也挺早。

由于出发的早,路上并不十分堵。所以当他们一干人回合在目的地市郊的湖滨公园的时候,时针才刚刚指到八。关饕餮今天特意穿了小花裙子,戴了个鹅黄色的渔夫帽,颇有几分春天的气息。

高亚楠和周巡在草地上搭帐篷,关家兄弟俩正研究如何搭烧烤架。小公主关饕餮坐在毯子上,专心致志地解决她的棒棒糖。

短暂而愉快的一天,回程时周巡想着。工作原因,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放松过了。也已经很久没有和关宏峰这样互相坦诚的处在一块了。一旁的关宏峰也深有同感,大大小小奇奇怪怪的案子几乎把他们对生活的热情消磨殆尽。他已经很久没看过周巡的笑容了。这个男人把一切情绪都藏在面具后面,所有苦痛都自己默默的扛。关宏峰不想再看到他这样,他想陪他一起。

看到喜欢的人笑是一种幸福,周巡,你愿意给我这个幸福吗?

乐意之至。

【关周】庆功宴

大关周
日常向短篇

OOC(笑哭)
——————————————————————
“行了,收队吧!”周巡拍拍手,麻溜地给自己点上根烟,用空着的那只手捋了捋挡在眼前的刘海。“今晚回去庆功宴啊,我请客!!”大手一挥,耳边传来小年轻们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汪,你去订位置啊,别坑师傅。”“得嘞!师傅你放心,我可是您亲徒弟。”小汪嘿嘿傻笑两声,掏出手机开始订饭店。

“诶,老关,晚上你也去呗。”周巡扭过头,用胳膊肘戳了下关宏峰的腰窝,关大教授抬眼,视线落在周巡那双漾着细纹的眼睛,不咸不淡的答了声好。

“汪!你说你个臭小子,订这么贵的饭店,算好了坑我呢是吧!啊?还亲徒弟,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周巡看着海鲜城的大招牌,开始心疼自己那点儿可怜的工资。小汪急了,“不是师傅,这个我查过了,平价又好吃!而且您平时不也挺爱吃的吗,天天念叨着…”小汪缩了缩脖子,有点尴尬的挠挠头。

“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那德行。走吧进去吧。”周巡无奈,撇了撇嘴边招呼着队里的新人们。新年将近,饭店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笑声,吆喝声,劝酒声都汇在一起,形成津港冬日街头的一缕暖气。支队的一干人纷纷落座,周巡这才后知后觉,“诶,老关他人呢?”“关老师有个研讨会,说是要晚点才能到。”周舒桐咽下嘴里的菜,急急忙忙地接了句。

话音刚落,主角就出现在门口,依旧是下午那件黑色的大衣,可脖子上却多了条铅灰色的羊毛围巾,周巡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生日时自己送的。

“老关!来,这边,瞧见没,位置都给你留着呢。”周巡站起来挥了挥手。关宏峰顺着目光走过来,落座时自然的把围巾取下来搭在椅背上,一端有意无意的蹭到了坐在一旁的周巡,带着他的体温。简单几句寒暄后,大家都投入到餐桌上的战斗。餐桌很快变得热闹起来,周巡本身也不是那种喜欢摆架子的领导,聚餐时更是如此,还和小汪拼起了酒。

今天大家都挺开心的,关宏峰想。但周巡好像有点过,尤其是在他干了三瓶啤酒后。他知道周巡胃不好,不能这样喝酒。他一度怀疑周巡有心事瞒着自己,可当他看到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开心和喜悦盛在里面。

每当关宏峰开始思考问题的时候,他都会沉默不语,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低沉气压。这个状态持续到了饭局结束,队里开始分配“尸体”的时候。支队里的年轻人喜欢把喝醉的人戏称为“尸体”,对此,周巡表示老了老了,已经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一顿下来,队里幸存的大多只有女生和一些毛头小子。杀伐果决的高法医把站都站不稳的周巡往关宏峰怀里一塞,直接轰上了车。

车在外面停得久了,里面冻得和冰窖一样。周巡身上就套了件皮衣,迷糊的在座椅上扭来扭去。乘着红绿灯,关宏峰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给周巡缠了个结结实实。动静大了点,把周巡弄醒了。他眯着眼睛,连打了两个哈欠,口齿不清地嘟哝着,“老关,咱这是去哪儿啊…”“我家。”关老师惜字如金。“成,我眯一会儿,到你叫我啊。”周巡把身子侧了侧,打起了瞌睡。

到小区后,周巡如同梦游一般跟着关宏峰进了家门。当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时,他的脑子才慢慢醒过来。“老关,真是麻烦你了,”周巡面露窘色,你快休息吧,我睡沙发就好了。”关宏峰的脸色阴晴不定,周巡有点猜不透。“周巡,”他突然开口,“床够大。”,声音不大,但却把周巡吓了一跳,酒都醒了大半。“那啥,老关,”周巡喝多了有点大舌头,加上刚才关宏峰那句话吓得他口条都捋不顺。“会不会太麻…”“不会。”关宏峰直截了当。都到这份上周巡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张了张嘴,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周巡,找天搬进来吧。”

“行啊。”

“老关?”

“嗯。”

“明天陪我去大唐宫吃面。”

“好。”

【关周】光逝

大关周
丧但HE(真的是HE)😶
OOC
2.13事件中
—————————————————————
他留下了一个背影,支离破碎的。

2001年冬天,他把他年轻的,温暖的,充满书生气的背影留给了周巡。十五年,他变了,周巡变了,关宏宇变了,支队变了,一切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那个从意气风发的少年成长为优秀警察的男人,始终在他身后,坚定的,追随着他的背影,不论他是关老师,关队还是老关,就像在黑暗中追逐着光明。

周巡曾和他打趣般的说过:“老关,你知道飞蛾扑火吗,我呀,就是那蛾子,你呢,是火。我就铆着劲往你那扑,就独宠你啊哈哈哈。”当时大家都一笑而过。现在想想,周巡讲的很隐晦,明知结局是死,他周巡还就是愿意一头扎进来,他想问为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2.13
他辞职了。

周巡把他找了回来。挂了个支队顾问的名号,在支队里出入,有些警员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杀人犯,他不在乎,他想为关宏宇翻案。还好在,周巡不会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藏着关宏宇,他骗了整个支队,他不想骗周巡。可他不能把周巡也拖进来,他要自己扛,他能扛下来。就像当年父亲和母亲过世一样,他要撑起他支离破碎的家。

周巡照旧喊他老关,可是眼神多了猜疑和试探。他有点欣慰,周巡变得很优秀,可他的心脏在一抽一抽的疼着。

黑暗恐惧症。如平静海面下藏匿的滔天巨浪,击垮了他。他有点自嘲的笑了,这么多年,子弹没有击垮他,毒贩没有击垮他,恐怖分子也没有击垮他。他竟在这种幻像中倒下了,输的一败涂地。

关宏宇替了他的班,晚上的。他觉得宏宇在很多地方都比他强,至少他目前还没这魄力,硬生生给自己的脸来上一刀。

夜晚,他都会开着灯,昏暗的灯是他的保护神。他的生命中曾有过太阳,可是他亲手熄灭了他。周巡就是他的太阳。

他不知道周巡会不会认出关宏宇,就私心来说,他想看看周巡的表现,可他不能冒这个险,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其实周巡早就发现了,再相似的两个人,也会有不同的地方。更何况那是他的关老师。

周巡对他说:小心。他的心没由来的颤了一下,把他自己给吓着了。他听见自己说:为什么。周巡愣了片刻,仿佛在消化这个没头没脑的疑惑。“老关,什么为什么?”周巡没懂。“飞蛾扑火。”他哑着嗓子,心脏跳得砰砰响。

“相信你呗,”周巡笑了,发自内心的。他看见笑意从周巡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中溢了出来,填满了他的心。“老关,关宏峰,你是我的光。”周巡突然正色道。下一秒就把目光投向了别处,其实还有些话,周巡没好意思说,都是大老爷们的,太肉麻了。

周巡仍然在他的背后,把他残缺的,破碎的背影缝补好,放在心里。

周巡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太阳。

【锤基】不灭

“I said I will come back.” 梦境中的人影缥缈着,朦胧着,如幻象一般。“Who are you?” 像洗完澡后蒸腾起的雾气,笼着周围的一方天地,虚实难辨。问话仿佛坠入深渊,过了很久都没有回应。“你到底是谁?” “It's me,brother.” 宛若一句叹息,声音在舌尖滚动,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却又如一声惊雷,震碎了他的梦。
Thor猛地坐起来,胸口闷的难受,他像濒死的鱼一样喘息着。自从Loki离开后他经常做梦,时断时续的,大多都荒诞无稽,却总能看见Loki的身影,他那聪明的弟弟仿佛猜到Thor的内心,总是把打碎他的平静生活当作乐趣。Thor并不想念他,那个任性的小混蛋,但他的心脏总会时不时隐隐作痛,用一张不太体面的方式警告着他的口是心非。

Loki走之前没有留任何痕迹,就像以往的任何一次失踪一样,聪明的恶作剧之神不会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信息。他的房间干净的像一片云,Thor有点懊恼,Loki又一次从他手里逃走了,如同一条灵活的鱼,悄无声息地潜入海底,化成了一滴水。

今晚注定不眠,Thor如大海般蔚蓝的眼睛在夜幕中散发着幽暗的光,他现在很矛盾,他不允许自己睡去,不愿被Loki带来的幻象束缚,但在他最深处的内心却又不受控制的翻腾起来,带着些许旖旎的色彩,叫嚣着对Loki的想念。

黎明前夕是整个夜晚中最黑暗的时候,多少人在这时放弃希望,放弃生命,放弃那片刻后的崭新的一天。就在这无边无际、令人绝望的黑暗中,Thor看见了Loki的脸,半影半现,融在夜幕里,他的唇角紧紧地抿着,带着寒气,惨白着。这是悬崖边缘绝望而小心的试探,他没有说话,Thor甚至没有听见他的呼吸声,但他能感到Loki身上的低沉气息,压抑的让他难受,逼得他眼眶一阵酸痛。“我认输,Loki,我认输了,”他低下头,“你回来,好不好……”他把头埋在手里,发出一声颤抖的、极暗淡的喘息,他感觉有温热的液体润湿了他的手心,“please,brother…”

Loki没有回答,他祖母绿般的眼睛半闭着,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吐出了两个音节。千年的时光都比不上这句话的漫长。随后,他便在Thor的目光中渐渐消失,就像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一个略丧的小短篇ಠ_ಠ
严重OOC,外加小透明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ᴗ⁍̴̛⁎)
谢谢大家 mua(如果有人会看的话……╮(╯▽╰)╭)